str2

第六十六章:庸俗者的回报

2018-10-01 18:34

  “贝奥?卢卡努斯。”留着小胡子的吟游诗人微微俯身:“您叫我贝奥就可以了,先生。”

  墨檀颇为感慨地轻叹一了声,将目光从面前稍显恭谨的贝奥身上移向天空,浅绿色的眸子中洋溢着热情与向往……

  “我喜欢吟游诗人~”他的口吻仿佛一个孩子,天真中还带有着一丝难以掩饰的单纯:“你们史诗、无拘无束、率性又洒脱、而浪漫,你们见多识广、博古通今,知晓每一段传奇的爱情、每一处神秘的遗迹、每一位英雄的生平、每一场宏大的战役,我的朋友,也许你很难理解这份难以言表的羡慕之情,但请相信这份向往与憧憬是发自内心的。”

  贝奥眨了眨眼,虽然的确不太理解对方那所谓‘难以言表的羡慕之情’,但他也确实在这个年轻人身上有所发现……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这小子绝对是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生活条件极为不错的那种,无论是从他那阔绰的手笔还是一些小细节中都看得出来这一点,常年周游各地的贝奥也算是识人无数,这种程度的观察技巧还是有的~

  然后就是他言语中那近乎于幼稚的天真,也不知道是生性如此还是在后天培养的过程中出了点儿什么岔子,总之贝奥完全无解对方想象中的‘吟游诗人’到底是一个什么德行,难以想象这种类似于‘我爸爸很久很久以前是个大英雄,他屠好几万条恶龙’的童趣之言会从一个成年人口中说出。

  恶龙并没有好几万条,全的龙族天天啥也不干光生孩子玩也不可能,就算真能生出那么一大堆,都给培养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那些身为农夫或木匠并喜欢酒后吹牛辶的父亲们这辈子踩死的虫子加起来都不一定有几万只……

  吟游诗人也并不知道那么多古老而神秘的遗迹,否则还满世界瞎溜达个啥,宅在家隔三差五画张藏宝图就足以富可敌国了……

  综上所述,贝奥觉得墨檀完全就是一个被大量故事所荼毒的、成天都在做白日梦的可怜孩子,当爹妈的得有多不负责任才能让自己儿子发育成现在这样?!

  不过话说回来,有英雄梦的人多了去了,但有吟游诗人情节的似乎还真没几个,面前这位也算是个极品了……

  他之前那番话甚至让贝奥产生了一种‘卧槽,原来是真么伟大的人物吗!?’的想法……

  他的表情真挚而丝毫不显浮夸,就好像一位老友在对你畅谈理想,让人哪怕再觉得天方夜谭都发自内心的想要去相信与认同。

  原本想要再忽悠点儿赏钱的贝奥犹豫了,就像一个歌手正准备教训某个砸自己家玻璃的混小子时却发现对方有着一副天籁般嗓音时那样,手上已经高高举起的钢琴就是砸不下去!

  “哎~”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的贝奥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苦笑着对墨檀摇了摇头:“这位小兄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家境应该还不错吧?”

  墨檀点了点头,脸色微微一黯:“还好,我的父母年轻时赚了些钱,他们似乎想让我和他们相同的道,但我不喜欢那种被的生活。”

  贝奥虽然想忽然来上这么一句,但嘴上却还是继续问道:“于是你是离家出来的?”

  “想做一个你所向往的吟游诗人?”贝奥干笑着问道:“率性有洒脱?而浪漫?”

  “是的!”墨檀的脸上瞬间焕发出了光彩,他拿出了自己之前从帕托城某家杂货店顺来的小竖琴,笑道:“我连乐器都准备好了,您觉得竖琴和特鲁琴哪种比较适合我?”

  “为什么!”墨檀原本就略显苍白的脸庞顿时又少了点血色,连忙追问道:“您觉得我并没有天赋么,我可以……”

  “跟那些无关。”贝奥摸了摸自己长袍上那已经有些开线的领口,摇头道:“吟游诗人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浪漫,虽然的确可以称得上是,也勉强可以说是无拘无束,但大部分人却并不会过得有多好,比如说我……”

  贝奥轻抚着自己的领口,苦笑道:“我这件袍子已经穿了七八年,不换掉它并非因为这是母亲亲手缝制的,原因只是我没有钱而已,也许今天我会在这间酒馆老板的招待下好好吃一顿顺便喝上两杯,但明天晚上我可能就会饿肚子,很多时候就算说上几个小时的故事也许都换不来半分钱,而一块最便宜的黑面包则需要整整两枚铜币。”

  “不应该是这样的。”墨檀显然有些难以置信:“我遇到过很多吟游诗人,我的母亲总是……”

  “你的母亲一定是一位的体面人。”贝奥微笑着打断了他:“但大多人都是因为不那么所以才变得体面,与浪漫从来都不是一对同义词,也许我能告诉人们几百年前某个国度的欢庆舞会有多么盛大,但这与我从没有喝过一口超过两银币的酒并不冲突。”

  贝奥有些歉然地笑了笑:“我并不愿打碎你的理想,但作为刚才那一金币的回报,我想自己有义务告诉你这些,这个世界并不像一个处尊无忧的年轻人那样单纯。”

  “那些故事呢?”垂头丧气的墨檀有些消沉地问道:“那些故事也没有那么单纯么?”

  贝奥耸了耸肩:“故事总是单纯的,它只是没那么真实而已,吟游诗人的故事中从没有提到过那些英雄与吃喝拉撒方面的内容,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真的不需要上厕所,还有很多史诗压根就是编出来的,哪怕真实存在着的事迹也没那么多,我说从天上掉下来的巨龙是被勇士一箭射下来或者一脚踹下来的,但它万一是累的呢?”

  “那刚才在酒馆中的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墨檀轻声问道:“您是听说来的?自己编的?还是亲眼目睹?”

  贝奥犹豫了一下,随后忽然笑了起来:“看来你还没有,好吧,告诉你也没关系,刚才那个故事的内容大体上确有其事,而且就是在最近。”

  “在废都陨落的巨龙?!”墨檀瞪大了眼睛:“我从来都没听说过附近有类似的地方……”

  贝奥轻轻敲击着手中的小鼓,眨了眨眼:“这附近当然没有,故事中的废都位于西北,那里有一个地方叫做昂德希尔,曾经是太阳王朝最辉煌的都城之一,有着不落之城的美誉,但现在它却早已不再是不落之城昂德希尔了,我们都叫它废都昂德希尔~”

  “哈,怎么可能~”贝奥却是笑弯了腰:“我可没想过要走那么远,我这些年虽然也走过不少地方,但基本都是在东北转悠。”

  “你觉得在东北讲东北的事迹会很受欢迎么?”贝奥摇了摇头:“只要大家或多或少有一些耳闻,那么故事的吸引力就会差上很多,所以……你懂得~”

  “越远的地方,所发生的故事就会在当地越有市场,至少也足够新鲜~”贝奥微笑道:“告诉你一个只有资深吟游诗人才知道的秘密吧,知道者之家吗?”

  “当然,那毕竟是世界各地都有的同名旅舍,你不知道才奇怪。”贝奥毫不意外地点了点头,随即忽然伸出一根食指摇了摇:“但者之家其实也可以被称作吟游诗人公会哦。”

  “并不算是什么大秘密。”贝奥笑道:“不过那里最开始其实只是吟游诗人的聚集地而已,但几百年前却逐渐开始变得像一个中立组织了,虽然不挂招牌,但稍微资深一点儿的吟游诗人都知道。”

  “交换故事用的呗!”贝奥耸了耸肩:“每个旅舍之间互相都有联系,诗人们收集当地或者附近的故事或者趣闻,然后到者之家换取其它地方的故事或者换点零钱~我刚才讲的那个,就是用之前不远处帕托城那边的一则圣骑故事换来的~”

  说到这里这位小胡子忽然笑道:“更多的我也没怎么打听过,反正大概就是这些,如果你的好奇心现在已经被满足了,那就早些回家吧。”

  贝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面前这位年轻人说这些,按理说品质并不算太端正的他应该尽可能地忽悠一下对方,然后在这个不太懂得人情世故的富家子弟身上多赚取一些旅费,但他最后却没有这么做……

  也许是因为墨檀之前给的那枚金币,也许是因为贝奥今天喝的稍微有些多,也许是因为那莫名其妙的亲切感,也许是因为一点点同情,也许是因为他内心深处多少有些希望这个极具天赋的年轻人也成为一个吟游诗人……

  贝奥自嘲地一笑,说到底他毕竟只是一个俗人,浪漫和可当不了饭吃,更没法让金币在口袋中叮当作响,比起人们被自己的故事所,他更在意的始终还是收尾时帽子里的铜板是多是少~

  忽然有些兴致阑珊的贝奥摇了摇头,刚准备表示自己言尽于此您好自为之,却发现面前的年轻人也笑了。

  只不过这次,他的笑容中可不再有那一丝一毫的天真,眸子中亮起的神采也并非懵懂或迷茫,而是一种令人发颤的、纯粹的、不羁的、莫测的——喜悦。

  墨檀哼着好汉歌的调子在小上走着,原本有些不爽的心情已经逐渐好了起来,他已经从贝奥那里得知了足够多的情报,同时也确信自己真的发现了一双眼睛,一双无所不在的眼睛~

  “者旅舍,呵……”墨檀用一声响亮的口哨为好汉歌做了个结尾,开心地笑了起来:“中立组织?吟游诗人行会?别开玩笑了,它的缔造者目光可不会那么短浅,用途在于交换故事?只有白痴才会这么想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贝奥从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之前那个出手阔绰的年轻人已经不见了,有些迷糊的他甚至觉得自己刚才是不是做了一场怪梦~

  【愚蠢的人并不值得被如此,庸俗者亦会得到庸俗的回报,尽管不堪且令人发笑,但重量却也不止一枚金币~】

  愣愣地盯着这句话,贝奥?卢卡努斯,这位未来在无罪极负盛名的吟游诗人紧紧握着手中的钱袋,大脑却是一片空白,仿佛置身……